石榴葡萄

[迷家]飞鸟与天空(飒光飒)

坐等官方打脸,就让刀子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00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什么时候,明明想要触摸那片天空的我

 

——却离他越来越远了呢?

01

飒人是光宗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即使光宗因为意外事故而导致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他依然扮演着光宗最好朋友的角色。

并且似乎比起以前更加……亲密了呢。

光宗这样疑惑着。

“所有人都离开我了,只有你,飒人,只有你还在这里。”

“说什么傻话呢,不是还有母亲嘛。”

母亲,说到母亲,“飒人如果你像她那样,那我可真就吃不消了。”光宗装作苦恼的挠头,然后发自内心的笑了,因为他坚信着,眼前的朋友是和过度溺爱自己的母亲是不一样的。

“那是自然。”飒人说这话时看向了窗外的朗朗晴空,没有一片云彩,蓝的让人恨不得下一刻就纵身跃起,飞奔到他的怀抱里去。

光宗随着飒人的目光望出去,呐,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真正翱翔在那片蔚蓝的天空下呢?

02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像不会忘记从高空坠落时那一刻的感觉。从那一天起,不管天空有多么诱惑,我都决定再也不会追求他了。”

光宗说这话时,飒人正在他对面用衣袖拭去刀上的血迹。然而他却记不得那是谁的血了。冰凉的月光落在刀上,洁白的刀刃上映出飒人的脸,清冷的仿佛从未沾过污秽一般。。

“明明有翅膀,却拒绝飞翔,吗?”飒人支起刀,歪着头问道。

他从未见到过飒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有些疑问,却更多的是——悲伤。

你为什么要悲伤呢?

是为了刚刚殒命的同伴?还是为了自己沾上鲜血的双手?

“那为什么不干脆放弃翅膀呢?”

飒人一手提着刀站了起来,月亮在他背后,勾勒出单薄的轮廓。光宗这才惊觉,朝夕相处的好友已经瘦了这么多。

“因为,因为……”光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飒人从来不会问他为什么,也不会跟他解释为什么,因为他只要按照飒人说的那样去做,就一定没问题。

飒人一步步朝他逼近,晃动的身体遮住了月光,斑驳的投在光宗脸上,晃得他看不真切,逆光下只觉得那人像极了扛着巨镰的死神。尽管这想法只是一霎那,却让光宗浑身一个激灵,仿佛真的下一刻,飒人手中的刀就架到了自己脖子上。

03

“光宗——”真咲的声音远远传来,惊得光宗从恍惚中醒来。

刚刚,发生了什么?

抬眼,他便看到了躺在眼前的飒人,还有他手边的刀,带着血。

“光宗!你在这里吗?”

门“吱嘎”一声开了,探进一个粉色的脑袋,是真咲。“你没事啊。”她看到光宗,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是……”随后,她便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飒人。

“他……是杰克干的吗?”

杰克?

是谁?

真咲轻叹了一口气,“‘我在外面看到他的尸体了,循着血迹才找到这里来的。”

不。光宗摇头。

“不是他。”

真咲没有说话,她借着月光看到光宗的眼里似乎有着什么在莹莹闪着光,像是漆黑夜里的一盏孤灯。

04

“鱼没了水,就会死。鸟失去了翅膀,就不会再飞了。”飒人扬起头,用刀指着光宗说道。

刀光闪过光宗的脸,凛凛杀气让他打了个寒噤。“飒人,你……”

“光宗,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呢?”刀锋似乎逼近了些,飒人的声音却依然和往常教育光宗时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想在继续这样的生活了!禁锢在母亲、母亲和你之间的日子!”

说出来了,终于说出来了。光宗松了一口气。

小学时候,飒人承诺他会保护他。

然后,便一直履行着自己的诺言。

直到现在。

直到现在,他拿着刀指着自己。

“其实你早就想这样做了吧?用刀也好,枪也好,什么都好,把这个人留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能去,哪里也去不了!”语毕,光宗就像是脱水一般倒了回去。

“嘁”,飒人似是轻笑了一声,“所以,你想去哪里呢?”

“我想去没去过的地方,日本也好,美国也好,哪里都好。”光宗望着天花板,喃喃回答到。他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飒人的不同的。对自己异样的执着,和在看似平静的日常里逐渐扭曲的感情。光宗有时想到,其实一直和他这样在一起也不错,但光宗也想看飒人依赖自己的样子啊。每当光宗侃侃而谈天南地北的风光和传说,飒人看着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星星。如果,飒人能够一直这样看着自己,就好了。

“然而你哪里都去不了。”飒人挥刀朝光宗刺去,刀锋直指光宗的右臂,毫不留情的刺了进去。

剧痛让光宗清醒了过来。几乎在瞬间,他握着刀身将刀生生夺了过来,飒人似是没想过他会夺刀,待回过神来,刀锋已经深深没进他的身体。

他甚至没来及说最后一句。

光宗拔出刀,带着飒人体温的血喷到他脸上。

飒人倒了下去。他的嘴巴动了动,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光宗已经听不到了。

05

“他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光宗想哭,但是眼睛干干的,什么都没有流下来。

真咲告诉他,整个村子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都……都死了?”

真咲点头。

“我们的新生活呢?”

结束了。

还没开始的新生,在飒人倒下的那一刻,便结束了。

确切的说,在光宗从高楼上坠落的那一天起,便不再有可能了。

 

因为手术的后遗症,光宗的身体一直都很虚弱。光宗的母亲刚刚经历了一次丧子之痛,坚决不想再让光宗受到任何伤害了,所以对光宗的管教越发严格起来。飒人在此前便和光宗是好友,但脑部受伤的光宗并不记得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自然也不会记得——

就算飒人想要去蓝天那么远的地方,我也会陪着你的。

那时的他们太小,不明白承诺的意义。

但是,一直活在精英教育里的飒人,天空,那是幼时的他可以看到的最远的地方。

既然他说了,就一定会和我一起去的。

飒人默默想到。

 

人生经不起任何“但是”,扭曲了的诺言和被抛弃了的过去,拼凑起飒人和光宗支离破碎的未来。

 

黎明到来时,寂静的村庄上空飞过一群飞鸟,影影绰绰里,天空开始在晨光中苏醒。

 


评论(2)
热度(25)

石榴葡萄

© 石榴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