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葡萄

[文野](乱坡)生命树

二设有:1.坡可以进入自己写的故事;

              2.黑猫名为普鲁托。

00

    江户川乱步做了一个梦,梦里没有爱伦·坡。

 

01

这天早晨,像往常一样按照计划上班、工作的国木田被社长告知,江户川乱步在早上出门后被九州的警察接走了,自己一个人,为了防止乱步在案件结束后走丢,请你和今天没有任务的太宰一同跑一趟九州,协助江户川办案。

太宰一个人去也没关系吧。国木田恭敬的提出建议。

那很可能两个人都回不来了。

社长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国木田便拉上正欲出门寻找合适自杀地点的太宰朝九州奔去了。

然而,尽管一路上快马加鞭,到达九州警察署时仍被告知,江户川先生已经办完案子离开了。

“糟了!”国木田大惊。太宰却胸有成竹。“乱步连地下铁都不会使用,我们只要以警署为中心检查四周的车站,应该会找到他的。”

“对对,可以请警察们帮忙一起找。”

于是警署的大家都四散开来,在各大车站寻找江户川的踪迹。

 

与此同时,横滨,某条僻静的步行街。原本是通向港口的捷径,可后来附近的港口被黑手党占领后,这条街道便被封锁了起来。芥川在早上收到黑手党线人的通知,说是有可疑的家伙在凌晨时潜入了被封的港口步行街,希望他可以带人去查看一下。尽量不要惊动潜入者。芥川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只身一人前往。

芥川到达时,天还未亮,整条街黑漆漆的,只有头顶上大大的月亮和尽头露出的海岸线上飘着点点星光。那些是远行归航的渔船。芥川穿过警示线,海风迎面吹来,阴冷潮湿,芥川便捂着嘴咳了两声,原本寂静的街道便有了风声、人声,和夹杂在风声里的——纸张被翻动的声音。

芥川便打起精神,辨认出声音来自于街边一条长椅。长椅上落满了灰尘,没有人来过的痕迹,除了一本书,一本黑色封面的书。书页被风吹起,哗啦啦的翻动着,似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着它。忽而,风住,书也停了下来。借着月光,芥川可以看到纸上密密麻麻的花体字。那是什么,是敌人的陷阱吗?芥川想到。但是如果是书的话,看一眼也无妨吧。似乎是受不了文字的诱惑,芥川拿起那本书读了起来。

突然,天旋地转。

中计了。芥川想到。

可是当眼前的视线再次清楚起来后,芥川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02

芥川站在一条街的街口,但这条街绝对不是港口步行街——甚至不会是日本的任何一条街。芥川之所以可以如此肯定,是因为街道两旁的建筑:由巨大的石块垒起,尖尖的屋顶高耸入云,细窄的窗户户门紧闭。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但他在书中了解过,这是西方的哥特式建筑。

突然,一个十分可怕的想法在芥川脑海中产生——那本书把他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芥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即使是其他世界,但我是黑手党,而且有异能力,对了,异能力!芥川发动罗生门,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异能力在这里无效了。

芥川抬头,看见头顶的月亮,又大又圆。似乎只有这月亮,不管是小时候在贫民街,还是长大后在黑手党,不管是孤独还是悲伤,都这样静静的悬在他的头上,不闻不问。芥川便有些伤感。然而来不及想的更多,有脚步声响了起来。一声声,敲打在芥川耳膜上,震得他头疼。

芥川转身,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那里。刚才的脚步声便是他发出来的。男人看上去很瘦,有着长到遮眼、略带卷曲的黑发。露出的脸颊在月光下苍白的好像一张纸,毫无生气。男人穿着黑色披风,露出的双手骨节分明,在芥川看来,除了那层皮,便只剩下骨头了。男人不出声,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芥川说话。芥川便走到他面前,然后便惊讶的张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男人藏在头发下的眼睛,是红色的!芥川虽然怀疑过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但是,眼前这个人是活生生的。可是,他的眼睛——让芥川忍不住想起惨死在黑手党手下的人们,临死时因为充血而通红的眼睛。

男人等芥川走到跟前,便转身一声不吭的沿着街道走着。芥川隐约觉得,这人似乎是想带他去哪个地方,芥川便跟了上去。

男人带领芥川走出房屋密集的居民区,穿过一片小树林,又沿着一条河走了很远,在芥川以为他们会走到河流尽头时,一幢黑漆漆的城堡出现在眼前。城堡的建筑风格和居民区的房子如出一辙,除了垒成城堡的石块,黑的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火一般。城堡的大门的虚掩着,男人轻轻一推,便吱嘎着打开了,男人侧身进入门内,黑色的身影便和城堡融为一体,一转眼就不见了。芥川犹豫了一下,跟了进去。

 

眼前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世界。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有着高耸的屋顶,天花板上画满了花纹。前面是一排一人宽的石柱,石柱上嵌着金色的烛台,金色的地面和银色的墙壁在明亮的灯火下金碧辉煌。巨大的窗上挂着红丝绒帷幔,帷幔上用金色丝线绣着精致的花纹。窗户似乎没关,帷幔随着风忽起忽落,烛火也忽明忽暗。芥川有些头晕,他讨厌这里。他想找到刚刚那个人,问明白这是哪里。忽然,一声猫叫从柱子后面传来。芥川朝那边看去,便看到一只黑猫探了头出来,朝自己叫了一声便转身淹没在黑暗里。芥川便跟了过去。柱子后的烛台没有点亮,只有角落里一盏小小的油灯闪着微弱的光。芥川努力眯起眼睛才看到黑猫就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翠绿的眼睛仿佛宝石,更像幽幽的鬼火。芥川便跟着猫朝城堡深处走去。

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跟着他们走来走去呢?芥川有些郁闷的想到。但是为了找到引路人,只能这样了。可是……这是黑猫会不会就是?芥川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在这里异能力无法使用,人又怎么会变成猫呢?

 

很快,芥川的想法便得到证实,那位引路人确实不是黑猫。因为他就躺在芥川眼前。

 

黑猫把芥川引到一个装潢与大厅风格相似的卧室,卧室中央放着一张大床,华丽的帷幔下隐约可以看到,那个瘦削的黑发青年躺在那里,脸上似乎带着一抹笑意。青年是如此安静,安静的仿佛一直都在那里,在等芥川到来。芥川上前试了一下他的心脏,已经没有生命特征了。黑披风还穿在他的身上,仿佛还可以闻到月光的味道。

芥川看向黑猫,似乎在奢求黑猫可以告诉他,告诉他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会来到这里,眼前又是什么人。黑猫朝他叫了一声,就像上一次那样。芥川掩面,他为什么要寄希望于一只猫呢?

芥川朝死者鞠了一躬,退出了房间,沿着来时的路朝镇子走去,他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不喜欢这座城堡,本能的想要逃离它。待芥川走到那条街上时,他感到周围的景象似乎模糊了起来,整个世界可逐渐变得扭曲,头晕转向中他似乎穿过了一道屏障,再次睁眼时便又站在港口步行街了。

天已经大亮了。芥川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那个奇怪的世界呆了超过一天的时间。眼前依然是落满灰尘的长椅,可是并没有什么书。芥川摇摇头,强迫自己忘掉刚刚见到的一切,并且连同穿越屏障时似乎与什么人擦肩而过的错觉一起,封印在记忆里永远也不要想起来。

 

03

国木田和太宰在距离警署很远的一个车站找到了江户川乱步。

“远远超出了你的设想啊太宰。”国木田推了推眼镜。太宰笑了,“乱步先生,你为什么要到这里呢?”这里离城镇很远,而且沿着河还要走很长一段距离。江户川乱步看上去有些着急,没有回答太宰的问题,只是一直说着“不是这里不是这里,那应该是哪里呢?哪里呢?”

太宰不太明白乱步在说些什么,但是日本的新干线四通八达,只要有车站,回横滨还是没问题的。

果然,很快乱步又嚷嚷着要回横滨。

于是三人便乘坐新干线回到了横滨。

国木田原想和乱步一起先回侦探社报到,但是乱步只打了一声招呼便朝着港口的方向去了。国木田有些担心,怕他会被黑手党的人盯上。太宰则表示无需在意,毕竟那是江户川乱步。

 

乱步来到港口步行街,这里自从被黑手党封锁后,往日的繁华便一去不返,人们也逐渐搬离这里。如今肯来这里的除了乱步恐怕不会再有别人了。而这,也十分符合那家伙的画风,那人喜静,曾经干出过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一星期没出门的蠢事,结果还是乱步闯了进去在他饿死前把他救了出来。乱步沿街走着,寻找那人留下的线索。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里除了他们两个,还有第三人曾经来过。

港口黑手党!

乱步心里警铃大作。

虽然他十分欣赏那人的能力,但是在面对暴力武装的黑手党时并没有优势,而且依那人的性子,一旦被黑手党抓到绝对会死的!

乱步加快了步子,在步行街里四处搜寻,终于在一条落满灰尘的长椅上看到了那人的书。那是一本黑色封面的书。乱步相信,除了他不会有人对这么一本不起眼的书感兴趣的。但是很快他又发现自己错了,书被人拿起过,长椅上的灰尘被压出了杂乱的印子。乱步有些生气,是谁?是谁在他之前闯入了他们的世界?他翻开书,进入了只属于他们的世界。

 

乱步按照记忆里的路线,穿过房屋鳞次栉比的城镇,穿过小树林,来到河边。他曾坐在这里和那人一起在夕阳里讨论渡河的方法,如何不声不响不为人知。他们从没去过河对岸,因为那人说,总要留一些东西给他的。这是他们的秘密,也是他留给乱步唯一的挂念。但是乱步却想到,其实他整个人都在被挂念着,就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罢了。乱步沿河走着,一直走到一座黑色的城堡前,城堡大门终日上着锁,但是乱步却可以轻易的出入。并不是因为他有钥匙,而是他可以一眼看出那人留下的密码。然而这次,大门却没有锁,只是虚掩着,乱步有些慌乱,他甚至已经遇见到了结局。

乱步推门而入,大厅的蜡烛已经燃尽了,黑猫正在趴在柱子旁边小憩,见来人是乱步,立即跳起来朝他叫了两声。乱步有些诧异,普鲁托一直都紧跟在那人身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次会自己睡在大厅,一定是因为那人出事了。

乱步便朝着卧室跑去。黑猫跟在他后面。

 

乱步在卧室找到了那个人,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安静的躺在床上。乱步不用靠近就知道,他已经死了。

是黑手党干的吗?

并不是。

乱步没有在他身上发现打斗的痕迹,而这个空间无法使用异能力,所以不可能是异能力夺去了他的性命。乱步抓起那人,哦不,那具尸体的手腕,他想,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他会在九州时忽然没来由的惊慌了。

那时他的朋友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即使拖着重病的身躯也要赶到横滨,却因为命运的巧合并没有见到想要见到的人。阴差阳错的闯入者延长了莫格街的存在时间,想必在与乱步擦肩而过时那个人一定也思考过,对面的那个家伙是谁吧。

 

至于他脸上的微笑,你是在笑我猜不到乱入者的身份吗?

 

我猜到了哦,埃德加。

 

——所以,请你赶快再来向我发起挑战吧!


评论
热度(62)

石榴葡萄

© 石榴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