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葡萄

[APH|冷战组]我可能遇到了假天使
    哥哥去世的那一天,伊万·布拉金斯基决定把全世界都忘掉,除了哥哥留下的这栋房子和房子里的一切。当然,也有他自己。他整整一年没有踏出过这屋子一步,地下室的煤油灯已然尽数燃尽,伊万不得不点起更昏暗的蜡烛,放弃柔软的大床,将被子移动到靠近壁炉的沙发上。借着壁炉的火光,蜡烛不再是孤军奋战,伊万也可以在这跳动的火光下阅读哥哥留下的书了。
    房子的窗户终年关着,似乎这样做就能让屋内的人和外界永远的分隔开,就能与夏季漫长的白昼和冬季数年如一日的黑暗分开,就能忘记时光的流逝和哥哥的离去。然而,书架上日益减少的书还是提醒了伊万哥哥已经去世一年了。明天就是哥哥的祭日……伊万望着空空如也的书架想到。伊万拿起快要燃尽的蜡烛,短短的一截被融化后又凝固的蜡油紧紧固定在地板上,伊万废了好些功夫才把它掰出来,却还是把蜡泪弄到了手上。伊万无视掉手上的疼痛,小心翼翼的端着这截蜡烛朝地下室走去。哥哥在世时,是万万不能应允伊万去地下室的,干什么都不行。好在伊万并不喜欢地下室的冰冷与阴暗。那时,房子的窗户会在夏季时打开,伊万经常透过窗口看天边的极光。也会在冬天遮上厚重的帷幔,复古而华丽的天鹅绒在壁炉熊熊的火光中越发的暖洋洋起来。
    随着地下室矮小厚重的木门的吱嘎声而来的,还有带着陈旧而腐烂的气息的冷气。即使在哥哥去世后,伊万也仅仅来过这里一次。为了取出那一整个木箱的蜡烛。伊万还记得自己搬着木箱迈上第一阶木质楼梯楼梯时,那刺耳的木材碎裂的声音,让他头痛且心烦。如今他不得不再忍受那声音一次。在阵阵冷风中伊万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下第一级台阶时蜡烛熄灭了,伊万眼前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伊万努力吸了吸鼻子,在腐烂的木材味道的鼓励下,迈向了下一级。“咔嚓”一声脆响,伊万和断裂的台阶一起坠向了深无边际的黑暗。
    待伊万适应黑暗后,他抬头看见地下室的门在头顶投下一片光亮,却被贪婪的黑色吞噬殆尽。伊万苦笑一声,因为他很快就发现,通向那扇门的楼梯已经全部断裂了。身体的疼痛告诉伊万,那是他自己的杰作,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伊万举起手,迎着亮光看自己的手,手指纤细而修长,骨节分明。环顾四周,伊万再一次确认了地下室和房子里的其他房间一样,空无一物,伊万叹了口气。
    主啊,念在明天就是哥哥的祭日,请派天使来救救我吧。
    伊万闭上眼睛,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他自是不相信天使的存在的,但是就在身体接触到地板的一刹那,这个词就好像曾经看过的无数本书一样,浮现在脑海里。那就呼唤一下他吧。后来的伊万这样决定到。却万万没想到,这个随意而任性的念头就这样改变了伊万的人生。
01
    天使来的太快、太随便,让伊万有些反应不过来。因为他是被天使踢醒的。“天使”毫不客气的给了他肚子一脚,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睁开眼睛,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盏灯,柔和的光线撒在伊万身上,伊万居然觉得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伊万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废了好大的劲才发出一个音节,“你……你是……谁?”
    “不是你呼唤我来的吗?”“天使”充满鄙夷与不满的语气让伊万十分不舒服。
    “所以,你是……”
    “对,就是那样!”
    是哪样?
    伊万以关切的目光打量眼前的怪人,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袍子,露出手臂和半截小腿。金色的头发和碧蓝的眼睛相得益彰,但依然无法阻挡他背后那对雪白的翅膀,巨大的羽翼和洁白的羽毛闪现出金色的光辉。
    伊万相信他是天使了。
“不要露出那种神情啊。”天使又说话了。伊万很不解,为什么眼前的天使总有一种开口就想让人揍他的独特气质?还是天使都是这样的?未曾见过天使的伊万陷入了沉思。
    “不要走神啊喂!”被无视掉的天使十分愤怒,他给了伊万一个暴栗,强行把伊万拉回现实。“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负责这部分地区的天使。”
    “这部分?是哪里?”
    “你是本地人吗?”天使又生气了。伊万又又想揍他了。
    “不知道。”
    天使扶额。天使沉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就算是为了人道主意!”天使一跺脚,上前拉起了伊万,“我们走。”天使挥动了翅膀,伊万感觉自己的脚开始离开地面了,伊万逐渐升高,离开了地面,伊万又落下了。伊万看了看天使,“我们……”
    天使一个鄙夷的眼神让伊万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哪里也没去……”
    天使再次挥动翅膀,两人慢悠悠的飘了起来,但在伊万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里时又落了回去。天使松开挽着伊万的手臂,挥动着翅膀轻松的飞了起来,伊万抬头,看见天使张开的翅膀在柔和的光线里流光溢彩,但更加夺目的是天使的脸庞。不论是白皙的皮肤,还是精致的鼻子,但最让伊万移不开眼的还是天使那湛蓝通透犹如蓝宝石的双眼。曾经的惊鸿一瞥让伊万将自己能想象到的最美好、最纯洁的词汇都给了蓝宝石,即使读遍哥哥的书,伊万依然无法找出最适合描述蓝宝石的词语。但是现在,他却在天使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撼自己心灵的东西——那是伊万永远也无法触碰的圣品,是伊万连回忆都不愿触及的禁区。
    那时,哥哥还年少,秀气的面庞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这世上都是好东西,哥哥淡紫色的眸子总是透着伊万看不懂的狡黠与自信。那时,伊万以为,世界是美好可及的,并且会一直这样下去。在一个与往常无异晚霞满天的夏季傍晚,伊万准备好了晚饭,他打算再摘一些后院篱笆上攀着的小番茄,就去书房找哥哥吃饭。到了后院,伊万透过书房的窗户看到了带着白色手套、金边眼镜的哥哥,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看一本厚厚的黑色封面的书,但是伊万的目光很快就被放在哥哥书旁的另一样东西吸引了。在红色天鹅绒的盒子里,安静的躺着一枚蓝宝石。夕阳的余晖照在宝石上,折射出梦幻般的蔚蓝色的光彩。伊万手中的小番茄悉悉索索的全都掉了,但是他毫无察觉。
    就在伊万陷入回忆时,天使挥动着翅膀在天花板下转了一圈,似乎是在伸展筋骨。天使对上伊万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目光,不自在的转了一圈后终于回到了地面。他拍了拍伊万的肩膀,“兄弟,我理解你第一次看见天使的心情,但是现在不是陶醉的时候。这么说吧,刚刚你也看到了,我们出不去不是因为我太久没有飞行了,而且因为你!”天使说着就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兄弟?”天使越说越激动,唾沫星子都飞到了伊万脸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救不了我,亲爱的天使?”
    天使点了点头,但在理解伊万的话后又猛烈的摇了摇头。“不,我就是特意来救你的,怎么会……怎么会只自己出去呢?而且不要叫我天使,叫我hero就好了。或者阿尔也是可以的哦,但我更喜欢别人叫我hero~”天使说话时神采飞扬的模样与这阴沉幽闭的地下室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不得不让伊万再次想起那瑰丽的蓝宝石,于是伊万皱起了眉头。“那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吧,天使。”
    天使听闻,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便消失了。“那我再试试吧。”
    天使这次换了个方法,他张开双臂,脚尖紧贴着地面缓缓的飞向伊万,在他的身体触碰到伊万的瞬间,他收紧了臂膀拥抱住了他,瞬间,伊万感觉周身都被包裹在温暖中。而这温暖,是伊万从未拥有过的。似乎是在渴望更多,伊万不自觉的回抱住了天使。
    天使的翅膀开始用力的挥舞起来,在地下室卷起一阵阵气流,夹杂着腐朽的气味扑到伊万脸上。这回,伊万终于没有在半空又落回地面。当伊万的双脚重新踩到土地上时,天使松开了他的双手,伊万也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手。天使收起翅膀,掐着腰笑起来,耀眼的双眸流露出得意的神采,让伊万不敢直视。天使看到伊万诡异的表情,疑惑的歪了歪头,都逃出来了你为什还是不开心?
    伊万指了指天使身上单薄的衣裳,又看了看四周的皑皑白雪,“你,不冷吗?”

评论
热度(7)

石榴葡萄

© 石榴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