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葡萄

[全职|周翔]When Story is Over⑴

[全职|周翔]When Story is Over

BGM—Tornero

00
    叶修会收留孙翔完全是个意外,归功于他那热心肠却短命的友人。给苏沐秋送葬的那天,8岁的苏沐橙牵着7岁的周泽楷,18岁的叶修抱着4岁的孙翔,四个人六条腿徒步跟在灵车后缓慢前进着。天空下着蒙蒙细雨,不大,时间久了却还是打湿了叶修额前的刘海。走到墓园时,雨停了,却也没有放晴,厚厚的乌云仿佛悬在他们头顶,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叶修把孙翔放下来,示意苏沐橙上前,但是孙翔的手死死抓着他的袖子不肯松开。叶修轻轻拍了拍孙翔的背,像苏沐秋哄周泽楷那样安抚他,但是孙翔却不像周泽楷那么听话,眼睛里顿时蓄满泪水,嘴巴也扁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能放声大哭。但是叶修没有看到,他的目光始终胶着在墓碑上那一方小小的友人的相片上。但是叶修身后的苏沐橙和周泽楷看到了,苏沐橙攥紧了拳头,咬着牙瞪视伏在叶修肩头的孙翔。孙翔似乎是被苏沐橙吓着了,眼泪终于忍不住倾盆而下,却还是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因为昨晚周泽楷费了一整顿晚饭的功夫叮嘱孙翔明天一定一定不要惹叶修生气。孙翔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太小了,但他却知道,他哭的时候叶修会生气,于是尽管从早晨起他就不开心,不开心一睁眼没有叶修的脸,不开心苏沐秋不在的早餐,不开心苏沐橙断断续续的哭声……可他依然忍耐着,为了不让叶修生气。
    看到孙翔的泪水,周泽楷赶紧上前,从叶修怀里接过孙翔,似乎忍哭消耗了孙翔大多力气,周泽楷竟然很轻松就挣开了他紧抓着叶修的手。从小跟着苏沐秋东奔西走的周泽楷不管是力气还是身高在同龄人中都是佼佼者,抱起还是豆丁的孙翔十分游刃有余。他退后几步,为苏沐橙让出位置,他知道自己和孙翔的身份,也明白此刻他们该呆的地方,尽管他们朝夕相处甚至生死与共,可有些事实却是连时间也无法改变的。孙翔也终于伏在周泽楷肩头呜呜哭起来。天又开始下雨,比之前稍大些了,颗颗分明的雨滴砸到周泽楷脸上时,他甚至误以为那是他自己的眼泪。
01
    周泽楷是在像孙翔那么大的时候被苏沐秋收留的。那时,荣耀革命正到了白热化时期,决定革命走向的第十区争夺战还处在胶着状态,没人知道胜利的究竟会是联盟军还是帝国军。周泽楷的双亲都是联盟的军人,母亲原本在军区的研究院负责后方工作,前线噩耗不断传来,女人终于坐不住将孩子托付给她的学生苏沐秋后奔赴了前线。苏沐秋就那样带着周泽楷在帝国军队第一次破城时混在逃难的流民中逃过了帝国军的搜捕。周泽楷父亲的名字太过响亮,以至于他的儿子成了最大的靶子。死里逃生的苏沐秋一边大口喝酒压着惊一边跟叶修吹牛逼,你知道吗那炮弹擦着我的耳朵就过去了。苏沐秋指着耳鬓烧焦的一缕碎发说道。哦,叶修拖长了口音回应。他以为他真的在吹牛逼。毕竟,在军校演习时苏沐秋都是跑的最快的那一个,我还有个妹妹,我不能死。他的妹妹就是他的全部。很长时间,叶修都是这样误解着的。
    直到叶修捡到了孙翔。
    你带回来一个我带回来一个这样就算扯平了。叶修用十分正经的口吻说道。
    来历呢?周泽楷是老师的独子,联盟第一将军的孩子。这孩子呢?
    那时孙翔蜷缩在一个灰色的保温箱里。联盟和帝国的医院里到处都是这样的箱子,有等着父母领回去的,也有永远等不到父母的,还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永远睡过去了的。苏沐秋只一眼就看出这孩子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情形。
    对小孩子,我知道的绝对没有你多。叶修低着头看着孙翔,救救他,声音有些颤抖。
    苏沐秋靠近了一些,隔着玻璃看到孙翔贴在头皮上金色的绒发,立刻心下了然。彼时,第十区已经夺回来了,老师的实验室也得以重见天日。回家的第一天苏沐秋一边骂帝国反科学反人类,一边收拾屋子。还好,重要器材和资料早就转移了,遭到破坏的完全可以补救回来,于是苏沐秋的怨气便逐渐小了。
    孙翔被安置在实验室最隐蔽的位置,那里曾经躺过无数救不回来的小孩子,比他大的,比他小的,和他年纪相当的。苏沐秋见得多了竟也逐渐麻木了,可当叶修把孙翔抱上去时他发现,他的手在不住的颤抖。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缓缓举起刀子。而这时,叶修就倚在他背后不远的门外,手里拿着一张写满了黑字的白纸,叶修一目十行,看了三遍后闭上眼睛,纸上的字便刻在了他的脑子里。片刻后,叶修动了动手指将那纸团成一团,仰头吞了下去。屋内,苏沐秋和孙翔还在和死神赛跑,但是叶修却很矛盾,他依然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是他已经无法回头了。
    孙翔很争气的在沉睡了三天后睁开了眼。那时已经深夜了,苏沐秋在医院值班,叶修每隔三小时就要出去巡一次逻,于是他只能把没人照料的苏沐橙和周泽楷接到医院。孙翔早就转移到儿童病房了,苏沐秋抽空会过来看上一眼,但是战后的医务人员实在是太稀有了,他他总是忙的脚不沾地。所以,孙翔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是一个孩子的稚嫩而美丽的脸。5岁的周泽楷人生经历要比大多数人丰富许多,战火炼就了他荣辱不惊的性格,而父母的美好品质也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苏沐秋常常摇着头说这孩子早熟的可怕。而此刻,早熟的周泽楷居然被孙翔乌黑的眼珠子盯得害怕了。很长时间两人就那么你盯着我我看着你,直到苏沐橙晃了一下脑袋醒了。她等的太无聊撑着脑袋睡过去了,醒来看到两人大眼瞪小眼,你不言我不语,她先是惊叹了一句弟弟醒了,然后就窜到走廊去喊她哥哥。周泽楷这时才意识到应该先去找大人,结果他刚跳下椅子还没摸到大门,身后一直安安静静的小孩子开始放声大哭起来。周泽楷身子一震,见惯硝烟和战火的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孩子相处,尽管他自己就是一个孩子。但他还是折了回来,用手轻轻擦去孙翔脸上的泪水。孙翔愣了一下似乎呛着了,又开始咳嗽起来。就在周泽楷不知所措时,苏沐秋过来了。他抱起孙翔轻轻摇着,轻声问道,是不是饿了?吃的待会儿才能送来,唉你怎么这个时候醒了?苏沐秋嘴里念念有词,周泽楷在他身边看着看着突然就很想哭。周泽楷很少哭,从他记事起他的母亲就教导他男子汉是不能哭的,你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男子汉,你要和他一样。所以尽管周泽楷从来没见过他的父亲,但他还是把母亲的话铭记在心里。孙翔果然没再哭,他在苏沐秋怀里安静的吐着鼻涕泡泡,苏沐秋一边嫌弃一边温柔的给他擦脸。过了一会儿,食物送过来了,是很稀的米糊,周泽楷没等孙翔吃完,就和苏沐橙一起趴在床边睡了过去。喂完孙翔的苏沐秋见状叹了口气,把孙翔放在床上,认命的把那俩孩子抱到旁边的空床上去。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动了一下,叶修回来了。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苏沐秋先给他指了指睡着了的两个,又抬了抬下巴让他看看孙翔。孙翔不认识叶修,尽管叶修守了他三天,白天坐在他床边打着瞌睡点着头,晚上出去巡夜。叶修把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他刚从外边回来,浑身凉气,手脚冰冷,他怕吓着小孩子,但是孙翔还是被他疲惫的双眼里的红血丝吓着了。长久的风霜让叶修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孙翔看看他再看看苏沐秋,果断连滚带爬朝苏沐秋怀里钻。叶修无奈摸了摸鼻子,我找个地儿睡一会儿,四点还得再巡一次。你就睡这儿吧,苏沐秋指了指孙翔的病床,我带他去值班室,他刚醒肯定不能睡了。叶修便点点头倒头睡了过去。苏沐秋看着迅速进入梦乡的叶修,硬生生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想问,这孩子叫什么来着。

评论(11)
热度(46)

石榴葡萄

© 石榴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