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葡萄

[全职|周翔]When Story is Over⑵

02
    战争并没有结束,这一点叶修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偶尔还是会沉醉在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笑声里,然后和苏沐秋一起感慨,没有赶上好时候的他们,把青春都献给了战火。但随即,看向孩子们的眼里便盛满了悲伤。战争在苏沐秋下葬的第二天再次爆发,逃难的,参战的,抗议的……尚未从伤痛中走出的人们在手忙脚乱报团取暖之时又被卷入了另一场纷争。帝国的军队来势汹汹,联盟一时招架不住,连连撤退,驻守在第十区的嘉世军团受到的冲击最大,于是,一场大规模的征兵活动浩浩荡荡的展开了。

    叶修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陶轩的。

    其实,在那之前,叶修就和苏沐秋一起联系过陶轩。这个商人出身的嘉世领导人眼睛里永远闪烁着精明的光,苏沐秋费了好些口舌才说服陶轩,允许他们带着孩子投奔嘉世。理论上说,战争时期劳动力是最宝贵的财富,包括孩子。但是不包括像孙翔那样随时会夭折的小鸡仔。孙翔总是生病,虽然都不严重,但是病着的小孩子分外黏人、难搞,照顾他耗费了叶修和苏沐秋很多精力。相对的,可以自学使用兵械的周泽楷和苏沐橙则要省心的多。而且他们可以去训练营,虽然官方明文规定了14以下的未成年人不得上战场,但是敌后战场的形式也很紧张,在军队无法脱身的时候,情报机构将目光投放到了训练营的孩子们身上。嘉世也不例外,他们的训练营甚至还外接工作。不管是联盟还是帝国,对孩子都分外宽容,即使成了俘虏也不会遭到虐待,只是那没完没了的洗脑工作比较烦心罢了。叶修拦住的这个孩子就是从帝国的集中营中逃出来的,尽管他以后再也不能接触到任何核心任务了,但是他依然很兴奋,不仅有死里逃生的喜悦,还有重返家园的快乐。对于无家可归的孩子们来说,训练营就是他们的家。叶修皱着眉头听那孩子眉飞色舞的讲述自己在集中营里的英勇行为,在他口干舌燥不得不停下来喝水的空挡问道,训练营里最小的孩子是几岁。9岁,再小应该去育幼园,虽然嘉世没有,但是百花和霸图有,而且规模不小。听说陶老板前几天特意去霸图招人了。那他招到了吗?必然没有,霸图自己都缺人还能给他?叶修的嘴角便微微翘了起来。这样,沐橙和周泽楷便有着落了。但是孙翔……

    那天下午,在嘉世宽敞空旷的会议大厅里,叶修动用了毕生的辩论才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摆事实讲道理,试图说服陶轩。就在他以为快要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完了的时候,陶轩终于摆摆手表示自己同意了,天知道他只是想趁机多省一笔钱。打仗就是烧钱,一个孩子而已,在嘉世眼里不过是多一碗饭的事儿。怕的是开了这个头,以后嘉世就不得不向其他老弱病残敞开大门,而这些,都是联盟承诺会负责的。陶轩在愤愤的谴责了一番联盟言而无信帝国冷血无情后,拉着叶修的手说,嘉世以后就靠你了。孩子我们会照顾好的,但是不要往外声张,好吗。叶修看着他真挚的双眼,艰难的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叶修和陶轩艰苦谈判时,周泽楷带着孙翔离开了嘉世的保护区。

    他看了一眼苏沐橙午睡时安静的侧脸。厚厚的粗布窗帘把正午炽热的阳光一丝不透的阻挡在外边,却把温度留了下来。苏沐橙睡得很沉,哥哥的去世给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甚至连睡觉时眉头都是皱着的。周泽楷轻轻把苏沐秋专门给他制作的小型猎枪放在了床头柜上。苏沐秋曾因为这把枪和妹妹激烈的吵了一架,因为妹妹固执的认为哥哥亲手制作的第一把武器应该是自己的。当时,苏沐秋没有告诉她叶修早就拥有了哥哥制作的武器,这杆银枪也不是他的第一个作品……但是后来,在周泽楷拿到这把枪并打出了全中的好成绩时,苏沐秋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你将会成为像你父亲一样英勇、母亲一样勇敢的人。最后,苏沐秋这样总结到。但是只有周泽楷知道,那时候的他既不勇敢也不英勇,尽管他枪枪必中,可他放下枪的手一直在颤抖。周泽楷背着孙翔走到刻着“嘉世”两个鲜红大字的石头旁。他抬头,用眼睛一笔一划在心里描摹这两个字。他记得,这里曾经是帝国最大的城市s城的边境,战争爆发时嘉世在这里驻扎,于是这里就成了嘉世的地盘。他还记得,“嘉世”下方不厚的土层里埋葬着一只橘黄色的母猫,是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被王室的巡逻车压死的。那晚,嘉世的夜空被五彩缤纷的烟火点缀的明亮而刺眼,因为举国都在欢庆帝国的皇后终于为他们诞下了一个皇子。

    狂欢结束的第二天,战争爆发了。
03
    后来发生了什么,很少有人能说得清了,甚至连叶修这个名字也消失在了嘉世的版图上。苏沐橙常年被困在一个梦魇里,梦里有苏沐秋、周泽楷、孙翔,还有叶修。加入嘉世训练营后,她的枪炮耍的飒飒成风,一度成为联盟有名的美女枪炮师,但是却很少会有人看到,隐藏在硝烟后的微微皱着的眉头。苏沐橙成名时,周泽楷也开始在轮回军团崭露头角。几年前,轮回的一支部队在护送战士遗孀前往西部c城的路上捡到了他。从此,他便跟着军队走南闯北。周泽楷极有天分还特别能吃苦,深受领导人重视,而他也不负众望,第一次上战场就带兵占领了久攻不下的第十区要塞x城。那一天,联盟主席亲自发来贺电,在热烈表扬了一番后生可畏之后,委婉的表达了希望轮回可以支援嘉世的意见。
战争已经轰轰烈烈的打了将近十年,不管是联盟还是帝国都很疲惫。双方的士兵都在想着,或许明天就能停战了吧。但是往往太阳尚未露头,号角声便再度吹响。在这种压抑的环境里,嘉世展现了她惊人的毅力,回回眼看着要倒下了,却还是咬着牙站了起来。联盟其他军团之所以还能沉得住气,不仅是碍于帝国的威胁,还有他们之间本就存在的过节。即使因为共同的敌人暂时结盟了,仍然有很多遗留问题无法调和,有所保留实属无奈之举。而且他们也相信,嘉世之所以会冲在第一线,多半是地理位置的缘故。不得不说,老狐狸们都把彼此猜的透透的,陶轩也不是没有想过,把嘉世的总部转移到相对后方的w城。这样虽然祸水会被引到驻扎在n城的呼啸,但嘉世总算可以喘口气,修养一下生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是k城的百花。百花军团深居敌后,环境优美,气候适宜,除了偶尔涌进的难民,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百花一出声,立刻得到大家的响应。大家一直认为,到了百花为联盟发光发热的时候了。百花的指挥官张佳乐在万众并不期待的目光中发表了声明,正式离开百花,加入霸图军团。
    训练营的卫星电视正在转播这一历史性的时刻。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怒骂声穿过屏幕呼啸而来时孙翔正在小口小口的喝一小杯红糖水。他前一晚刚从前线回来,连夜赶路让他疲惫不堪,还好后勤贴心的为他准备了平时根本见都见不到的奖品——50g红糖。战时物资向来紧缺,孙翔一直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可当带着热气的甜度扑到他脸上时,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道,要是每天都能吃到糖就好了。孙翔把喝光的杯子放进水槽,杯壁上还残留着余温。他今年才12岁,还有两年才能扛着枪上前线,但是昨天在阵地上的惊鸿一瞥已经让他彻底按耐不住了。他是去替指挥部跑腿的,接一个联盟的战地记者到总部。越云是个基地设在深山中的小军团,收留的孩子比军队服役的士兵还要多。孙翔在8年前跟随一队避难的残兵来到这里,除了必要的外出任务,再也没有长久的离开过。可是,在真正见识了前线的残酷后,孙翔油然生出了一种十几年的人生都白过了的失落感。
    在向指挥部汇报工作时,孙翔隐瞒了一件事。他在阵地后方,杀了一个人。

评论(2)
热度(12)

石榴葡萄

© 石榴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