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葡萄

[全职|周翔]When Story is Over⑶

04
    来到越云之后的日子过得安然惬意,孙翔年纪最小,和他一般大的孩子没有几个,于是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众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存在,而孙翔也以最温柔的笑脸回馈他收到的善意。尽管,时不时地,他会听到呼啸的子弹擦着耳边飞过,会泪流满面的在深夜醒来到处寻找一个怀抱。负责照顾孙翔的姐姐和苏沐橙年纪相仿,她揪心孙翔的状态,却始终无法帮助到他哪怕一分一毫。就在她烦躁了整整两个星期快要坚持不下的时候,带回孙翔的那支部队又来了。这回,他们没带任何尾巴,匆忙补给了一些必需品后又背上了行囊。临行前,女孩儿端着一杯水在门外踟蹰了一会儿,还是咬着嘴唇敲响了门。她把杯子放在桌上,房间里的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没人看到她。于是她只得走到领头的士兵跟前,攒足了力气,才喊了一句,长官?
   
    有事儿?被叫做长官的那位是越云派出在h城分队的参谋长,嘉世的情况不容乐观,在帝国如潮水般的侵袭中,越云的抵抗就像是一只胡乱挥动钳子的小虾米。这次他回来其实基本代表了越云的态度。但是联盟没有松口,他们也不好贸然撤退。
    那个孩子,半个月前你们带回来的那个,他状态好像不太好。
    什么状态?生病了还是想妈了?
    想……想妈。
   
    参谋长烦躁的挠了一把头发。他当然记得那孩子。那是他们少有的允许回城的时候,整队人马都很兴奋,他们已经离家太久了。但是在路上却碰到了一场纠纷,是轮回和呼啸的人。他记得自己当初是想偷偷溜走的,在联盟里这样的小摩擦多了去了,任谁甚至连当事人双方都不会放在心上。可是那天,他却看到了意外的画面。他看到了两个孩子,大一点儿的不过六七岁,小的能有四五岁。两人站在剑拔弩张的两队士兵之间,颇有魔幻之感。参谋长皱了皱眉头,这样就不能不出手了。可是,没等他下一步动作,呼啸的领头人率先打响了第一枪,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喊着口号的呼啸士兵仿佛狂化了一般端着枪冲了出去。轮回的反应速度快到超过参谋长的意料。他就这样和自己的部下眼睁睁看着群情激昂的联盟军拿枪指着自己的盟友。而且那里还有两个孩子!此刻,越云的士兵似乎也被这氛围感染了,个个摩拳擦掌,恨不能现在就冲出去,制止斗争,救下孩子。可是,轰鸣的枪声此起彼伏,他们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呼啸和轮回,哪一个实力都远在越云之上,贸然出击只会落得个死的不明不白的下场。就在他犹豫之时,骚动的队伍中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于是大家都集中精力睁大眼睛在场上搜索起来。霎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不用费力便看到了,看到了一直关怀着的对象正拿枪指着呼啸的领头人。
   
    是稍微大些的那个孩子。他握着的那把枪上有着呼啸的标志。是领头人刚刚拿着的那杆。参谋长眯起了双眼,那孩子有着世间少见的单纯而天真的一张脸,眼里却透着悲天悯人的冷漠。是的,冷漠。参谋长被自己瞬间的想法吓到了,他居然这样看待一个孩子。他想起了上次,或者是上上次联盟会议时,微草那个神神叨叨的指挥官说,有恶魔降临人世。嘿,我们现在不就在和恶魔拼命吗?他记得嘉世的一把手是第一个呛声的。那个叫做叶秋的男人永远会在大家意想不到的地方杀个措手不及,不管是在战场上,抑或是现在。联盟主席一度被他逼迫的放弃了发言权,将会议由一人主持众人附议的传统模式改成了大家各抒已见群策群力的新型模式。微草的指挥官看了那个改变联盟规则的男人一眼,继续说道,他不只是联盟的敌人,也是帝国的噩梦。哦,那就是,他虽然出身帝国,但后来叛变了,而且也不会效忠于联盟?叶秋紧跟着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这回,没有人回答他,会议也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后来,由蓝雨提起的如何应对恶魔以及成功后怎么庆祝的话题彻底将会议主题拉进了马里亚纳海沟,参谋长也任由自己的思绪放飞到思考恶魔是新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是人类的牛角尖里,彻底忘记了会议的初衷是讨论如何安置无处可去而聚集在各大战区却因为缺乏管理而造成混乱的流民。
这一刻,那个被大家刻意忽略的提案又重新冒了出来。参谋长相信,他已经找到了回答。
05
    关于百花指挥官的直播早就已经结束了,电视正在播放时下流行的狗血剧。孙翔曾被楚姐拖着强制看了几集,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挺好看。楚姐本名楚云秀,是他来到越云遇见的第一个女孩子,笑起来意气风发的模样要比永远躲在苏沐秋身后的苏沐橙顺眼不知道多少倍。孙翔似乎被她的开朗传染了,居然也挂着泪珠笑了起来。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去年,楚云秀最后一次为他演示了一遍如何把鞭子挥出软剑的气势,她的本职是炮兵,辅修拳法,战斗力在训练营中是吊打一切的存在,孙翔一度崇拜她到痴迷的程度,在楚云秀的循循善诱之下选修了狂刀,辅修长矛。因为他楚姐说了,真男人就应该不要怂,就是干。孙翔兢兢业业的按照大姐头的指示,把一把狂刀耍的出神入化,但是偶尔他也会在刀锋所指之处,看到自己迷茫的双眼。八年里,帝国打打停停,神出鬼没,联盟永远绷着神经,久了竟然渴望着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决斗。焦虑情绪不断在平民中膨胀蔓延,最近在训练营里也有了抬头的趋势。比方说,孙翔。
   
    昨天下午,他把指挥官的亲笔信交到警卫手里后,得到了短暂的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到晚饭前他可以在营地周围活动而不会受到任何管束,除了接近阵地。孙翔一直都记得心中的警戒线,也十分克制的没有逾越哪怕是半分办豪,但是他不去招惹别人并不意味着别人也不会来招惹他。接近傍晚时,孙翔算计着,这时回营地还可以在招待室多喝一杯茶。招待室的饮料可要比食堂里的好喝多了,酸酸甜甜还冒着热气,孙翔只是想想就有些迫不及待了。但是,绕过营地后不大一片山楂林时,他看到了一个穿着越云制服的士兵在鬼鬼祟祟搬运什么东西。孙翔本想出来打声招呼,却隐隐觉得有问题,于是便藏进树林里,睁大了眼睛观察情况。果然,待那个士兵近了以后孙翔蓦然发现他拖着的居然是人!那倒霉鬼身上只剩了底裤,手腕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黑色的标记。为了方便管理,每个军团的在役士兵都会在身体某处纹上该团的标志。越云的标志是一把黑色的飞刀。越云军团的前身是一帮躲避官兵追捕的土匪,逃到山上安营扎寨,几十年后居然被官府收编了。但是领导人始终不忘初心,把吃饭的家伙刻到了标志上。孙翔在训练营里随处可见这种标志,所以他瞬间就明白了。间谍战和反间谍战他们都多少在培训课上听闻过,但是实际见到了孙翔却发现,他并不能像课堂里的标准答案那样沉着冷静,甚至在瞥见战友胸前插着的匕首时彻底失去了理智。那干涸的血液仿佛魔咒般唤醒了孙翔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兵荒马乱。于是,恍惚间他拔枪冲了出去。一阵混乱的枪响后,山楂林恢复了宁静。站着的只有孙翔一个人。听到枪声赶来的警卫将孙翔围在中心,负责接待他的那个认出了孙翔,主动提出要求长官出面。那晚,孙翔独自在接待室坐到深夜。门外,是全副武装的守卫。连窗户都被厚重的窗帘遮盖了起来,他觉得心里某处憋的厉害,压迫的他喘不过气,可是他却连大声叫喊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只要他稍微弄出一点儿动静,门外的人就会端着枪冲进来。
   
    就在孙翔昏昏欲睡即将进入梦魇时,营地的参谋长进来了,他没有带警卫。参谋长轻轻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说,不要担心,也别害怕,我们会保护你的。你今晚就和他们一起回训练营吧,越快越好。参谋长为他指了指等在门外的士兵,孙翔木然的点了点头,起身。
看着载着孙翔的车子逐渐隐没在黑夜里,参谋长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孙翔还不知道,他杀死的那个间谍,肩膀上纹着嘉世的标志。

评论(1)
热度(18)

石榴葡萄

© 石榴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